致共产党的公开信 余杰:请将自由归还给刘晓波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7-09-05 16:08
致共产党的公开信 余杰:请将自在奉还给刘晓波

《不自由国家的自由人:刘晓波的生命与思维世界》图片供应/八旗出书
共产党最高决定者:

我写这封信是为我的友人刘晓波的人权和自由呐喊。作为一个没有经由法庭审讯就被判有罪的国民,刘晓波失掉自由已经三个多月了。据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泄露,日前北京市公安局安排她与丈夫见了一次面,这是刘晓波失落去自由之后两人的第二次会见。北京市公安局的官员声称,他们也不晓得担负此案的究竟是什么局部,就连他们也无法见到刘晓波。而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致北京市公安局的律师函,也未被接收。对方宣称,他们还不知道「上面」最后的决议是什么,所以只能这样拖着,这一阶段律师不能参加。

仅管办案人员举动告诉刘霞,刘晓波是被履行「监视栖身」,但在我看来,他是被合法绑架。什么是监视居住呢?根据中国现行的法令:监督居住是指人民法院、人民检察院、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限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在划定的刻日内不得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,并对其行动加以监视、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种逼迫措施。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对适用刑事强迫办法有关成就的规定,人民查察院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采用监视居住措施的,应当核实犯罪嫌疑人的住处。犯法嫌疑人没有固定住处的,国民检察院应该为其指假寓所。显然,刘晓波拥有自己的室第,即便他被监视寓居,也应当在其家中履行,并获得一份正式的法则文件,而不是由警方随意地「行为宣布」。

据刘晓波向刘霞吐露,他被囚禁的地方是一间只要十平方公尺支配的黑屋子,不窗户,只有在厕所的上方有一扇巴掌大的通风口,阳光基础不能照射出去。在这一百多天时间里,刘晓波没有接触过一丝的阳光。刘晓波的精神状态相当好,这些年来,牢狱生活对他来说如同家常便饭,是性命闭会中不成缺少的一部分。但是,他比被囚禁前明显地肥胖了,这跟暂时晒不到阳光有关。卡夫卡说过,有的时分乌鸦的同党确实可能遮蔽住全部的阳光,这就是共产党的所作所为,共产党就是乌鸦。但是,乌鸦的同党可能永远地遮住阳光吗?

那些照管刘晓波的差人对刘晓波的达观豁达感到吃惊。刘霞说,她都没有告诉刘晓波,他已经掉掉捷克人权奖的消息,他的精神状况出色,不需要靠这样的好新闻加以安慰和鼓励,亚太城娱乐。刘晓波被看管的处所,估计是当局经常关押被「双规」的官员的地方,日常饮食所用的餐具、水杯等,全体都是纸质的,由于害怕被关押者利用玻璃或陶瓷的器具自残。良多被「双规」的官僚和富豪,平日里登峰造极、威风八面,一旦被「双规」,即时瘫软如泥、精力崩溃。刘晓波跟他们不一样,他是为《零八宪章》中彰显的空想而坐牢,他是与六四的亡魂一起坐牢。那一场磨练对他来说永远都没有停滞。那些贪官?吏坐牢是罪有应得,而刘晓波坐牢的每一天都不是白坐的,犹如索忍尼辛在自传中用的「牛犊顶橡树」一样的那个比喻,牛犊诚然力量微小,橡树固然树大根深,但只要牛犊一直地去顶橡树,总有一天橡树的根是会松动的。

刘霞还告诉我们一个更加好笑的消息:在此时代,当局居然派遣一名社科院的姓李的御用学者,到刘晓波被关押的地址来,盘算用马列主义思想来给刘晓波洗脑,奉劝他放弃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,转而皈依官刚正统的意识型态。然而,此人是个学养很差的、不学无术的家伙,在刘晓波面前不经过几多个回合的辩论便败下阵来。这是二○○九年以来我听到的一个最大的笑话。这个主意很可能是当过政工干部的你想出来的。我认为,这场争辩应当在中央电视台上现场直播,既然共产党对「和谐社会」及「科学开展不雅观」的实际有充分的自信,为什么不敢让民众都看到这个辩论的过程呢?

遗憾的是,作为在野党的共产党只能鬼头鬼脑地干「地下党」的勾当──因为即等于兼任中央党校校长、也占领博士学位(这个博士学位与刘晓波的博士学位比较,含金量相差不知多少何)的习近平师长老师,亚太城娱乐,恐怕也不敢前来与刘晓波做一场公然辩论。

那么,共产党怎么会愚笨到派出一个窝囊废来从事「改造」刘晓波的「艰钜义务」呢?这样的笨拙,正如你们让外交部讲话人用下流的语言来攻击达赖喇嘛一样,连一向宽容仁爱的图图(Desmond M. Tutu)大主教都饮泣吞声,站出来严厉斥责和奉劝中共当局。

共产党的这种做法,比起昔时雍正皇帝亲自撰文批评「文字狱」的捐躯品、儒生曾静来,又是等而下之了。真理和知己是不克不及被压服、不能被软禁的。曾经担当苏联迷信院院士、苏联总统顾问的雅科夫列夫,在总结苏联垮台的教训时指出:「忽视和仇视常识分子,实行讯息关闭跟愚平易近教诲,是导致苏联社会走向常设结束的重要原因之一……这个制度的罪恶还在于人们的心灵无尽无休地被敌视、凶恶和猜疑所曲解。」苏联政府的反智主义的做法,耽搁了社会历史的发展,拉大了苏联与世界文明进程的差距,废弛了品格风尚,丧失了固有的传统。这就注定了美苏两个超级年夜国的对峙与竞赛,最后谁会是赢家、谁会是输家。

中共政治局的常委和中共中心委员会的中央委员们,全国人大的代表们,最高国民法院的法官们,你们愿意听一听逆耳之言吗?渴望你好刺耳一听雅科夫列夫和刘晓波的话。你不要以为权贵成本主义的帝国固若金汤,切实它从骨子里已烂透了。刘晓波和《零八宪章》不是你们的友人,而是你们的救命恩人。刘晓波和他的同仁的努力,是让中国的社会转型以一种战斗与感性的方法实现,避免大范畴的暴力、报复和清算。

共产党的决策者们,明天你们粗暴地剥夺了刘晓波的自由和阳光;你们有没有想过,明天将来你们的福气又将若何呢?风烛残年的全斗焕、昂奈克(Erich Honecker)、皮诺契特(Augusto Pinochet)、米洛塞维奇(Slobodan Milo?evi)们在审判席上的可怜状,想必你们早已有所耳闻;希特勒、墨索里尼、希奥塞古(Nicolae Ceau?escu)、海珊(Saddam Hussein)们死于非命、骸骨受辱的最终结局,想必你们更是难以忘却。

也许,你们认为及早囚禁了刘晓波、打压了《零八宪章》,是让你们防止以上两种不幸运气的有效手段。但是,你们完全错了。你们唯一准确的做法,是废除一党独裁,还政于民,鞠躬下台。那样,你们的党魁有可能成为诺贝尔战争奖的得主,像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巴契夫一样。但是,一直到现在为止,我仍然没有发现你们有这样的愿景,你们被你们自己、你们的家族和你们所属的特权阶层的利益所绑缚。你们将刘晓波抓捕,你们不害怕倒行逆施,但这些做法不仅不能使你们取得「金榜题名的牢固」的结果,反而是以油止沸、抱薪救火之举。丧钟不是为别人而鸣,乃是为你们而鸣。

中共核心,全国人大年夜,最高法院,这三个机构中的掌权者们,请你们将阳光和自由归还给刘晓波,这不是请求,而是稳重地告知。如果你们的身上还残存有良知跟理性,这点残存的良知和理性会引导你们做出正确的决策。如果你们拒绝多么的倡导,就表明你们身上不再有良知和理性。

当所有善意的、苦口婆心的劝告都失效时,你们所要面对的,就不再是刘晓波如许的写作者和思考者,而是万万千万个勃然大怒、揭竿而起的杨佳。我不认为杨佳是侠客和英雄,也不认为杨佳的方式能救命来日千疮百孔、民不聊生的中国。但杨佳之所以成为杨佳,假如用你们喜好阅读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的革命文学中的思路来解答,共产党的决议层难逃其咎。而杨佳的刀锋,有一天临到你们身上的时候,你们再后悔就来不及了。

我不信赖你们的「信访轨制」,我不是上访者;我也不会像台湾的龙应台那样,亚太城娱乐,天真地呼吁你们用「文化」来说服她。作为一名深切关注中国未来的公民,我尽量惊魂未定地给你们写这封信。会不会回应,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应,那是你们本人的事情。请你们三思而先行,汗青留给你们的机会已经不久了。

余杰

(本文出自《不自由国度的自由人:刘晓波的生命与思想世界》,余杰 着,八旗出版,未经同意禁止转载。)

作者简介

余杰为旅美华裔自力作家。1973年生于四川成都,北京大学文学硕士。先后出版40多本着作,多次入选「最具影响力的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」名单,并获颁「汤清基督教文艺奖」、「公民勇气奖」等奖项。

2004年,余杰与刘晓波等奇特起草「中国年度人权报告」,遭警方拘押。2010年10月,刘晓波荣获「诺贝尔战役奖」之后,作为刘晓波亲密友人的余杰被正当囚禁数月,进而遭到黑头套绑架、酷刑熬煎至昏去世。2012年1月11日,携妻儿出走美国,定居华盛顿郊区,创办「亚太宗教自由与平易近主化研讨所」,尽力于民主人权、公民社会与宗教信仰自由等议题的研究。